新华时评百花齐放竞芬芳

新华时评:百花齐放竞芬芳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电 题:百花齐放竞芬芳

而在美国,OYO称,鉴于目前疫情防控情况,公司决定将裁掉大部分此前宣布停薪休假的美国员工,这些员工会得到股票期权作为补偿。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高管变动,今年OYO中国也进行了两轮大裁员。

2018年9月,OYO酒店对外宣布李维出任CFO一职,李维成为中国团队的首位CXO级别高管。

该离职员工认为,李维在OYO中国时犯下的一个错误是收购千屿酒店。2019年3月,OYO中国完成了对住宿品牌“千屿”母公司北京贝壳友家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收购。

今年4月初,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曾表示,疫情已经导致OYO营收和入住率下降50%至60%。

在李维离职前,OYO中国的高管团队已经分崩离析。

最早加入OYO的中国高管

2020年春节前,OYO中国COO施振康离职,此后,CHO凌震文、CDO胡宇沸、直营业务COO兼EGM总负责人徐一峰也先后离任。

对于离职的消息,李维本人向全天候科技证实,消息属实。不过对于下一步的打算,他表示,“目前还没到说的时候”。

据了解,李维于2018年9月加入OYO中国担任CFO,当时OYO中国刚刚成立,李维是最早加入的中国高管,在此之前,他分别在GE、恒信金融租赁以及神州租车任职。

在中国高管离开的同时,OYO却在增加印度高管,除了OYO酒店中国法人Anuj Tejpal外,今年5月OYO中国迎来了一位来自印度的CEO Gautam Swaroop结束了OYO中国区长达3年无CEO情况。

新华社记者施雨岑、任沁沁

因此当时李维颇受重用,是OYO酒店最有话语权的本地高管,线下团队一度也需要向其汇报。此外,按照另外一位OYO离职员工的说法,OYO的中国高管中只有两个人是合伙人,一个是CFO李维,另外一个是前COO施振康。

以传播手段之“新”解大众精神文化之“渴”,这样的文化活动是近年来我国文化领域新气象的缩影。感国运之兴、发时代先声,扬中国精神、聚中国力量——在“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回望,能够发现过去五年间,我国文化领域百花齐放竞芬芳,春风化雨润心田。

据了解,7月6日OYO酒店中国法人Anuj Tejpal发布了关于李维离职的内部邮件,全天候科技获得了邮件部分截图,“李维先生(Wilson)已决定离开OYO中国,寻求其他的职业抱负,迎接新的挑战。作为真正的合作伙伴,我们尊重他的决定并全力支持他。”

“我觉得OYO在刮骨疗伤”,一位OYO离职员工表示。

即便公司处于动荡之中,OYO的市场活动依然没有停止。在端午节期间,OYO中国举办了新的营销活动:只要在端午节三天住OYO酒店,房费以鸥币的形式全额返还(鸥币下次入住时可以抵扣现金)。

不过除了疫情,OYO中国还面临着其他的挑战。近期印度传出“3000家酒店拒绝中国人入住”,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用户表示要抵制OYO。

另外据财联社报道,大股东软银派驻中国区的部分高管已集中离职,软银正在考虑转变对其投资。

在印度,OYO的入住率依旧低迷,OYO首席运营官Abhinav Sinha近期透露,印度国内的酒店入住率已开始从低谷的6%-7%开始上升,4月下旬,OYO已将其印度所有员工薪水削减25%。

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是要有一群能倾听时代声音、倾身感受生活、倾心文艺创作的文艺家,有一个利于主流文化传播的良好社会氛围。从最广大人民的需要出发,以人民群众欢迎不欢迎、满意不满意为评价标准,就能创造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文化艺术产品,于无声中浸润人心,筑牢文化自信之基。

在李维之后,OYO酒店密集引进了来自中国本土的高管团队,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CHO)凌震文、首席运营官(COO)施振康、首席技术官(CTO)邹嘉、首席收益官(CRO)朱磊等等。

OYO方面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预计OYO的全球业务到2020年下半年才能恢复。

上述OYO员工还表示,在刚刚进入OYO的时候,李维“比较意气风发”,虽然职位是CFO,但是在早期,李维也曾经作为OYO负责人和发言人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进来还是想在OYO做事情的。”

与此同时,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电影产业促进法、公共图书馆法等重要法律接连出台,文化产业向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稳步迈进。文化和旅游部挂牌,从国家顶层设计上实现“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有机融合……

李维曾经表示,其与OYO结缘得益于GE前同事的引荐,出于对OYO创始人李泰熙( Ritesh Agarwal)的好奇,当时就职于神州租车、在北京办公的李维飞到上海与Ritesh见了面,两人聊到凌晨三点。之后,Ritesh与OYO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Anuj Tejpal飞到北京,与李维再次见面长谈。这些会面促成了李维加入OYO。

接下来OYO如何走,外界将拭目以待。

据了解,该项目是由李维主导的,在收购后李维出任后者执行董事,“他是想高举高打的”。不过后来千屿也爆出了很多问题,核心高管离职、不少员工被解散。

上个月,一场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发起的文化活动累计引发约2亿中外观众在线“追剧”。9天的时间里,全球16个国家级博物馆馆长客串讲解员,以在线接力的方式讲述本馆珍藏特色,观众足不出户,便能领略各国文物蕴含的人文精神和时代价值。

看,静默的文物“开口说话”,5500余家博物馆亲切“讲述”家国故事;看,56万个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覆盖率超过95%,丰富着大众日常文化生活;看,电影年票房突破600亿元大关,中国已成为全球电影市场发展主引擎;看,全民阅读活动遍地生花,400多个城市常设读书节、读书月,每年吸引8亿多人次参与……

在更多人看来,这是一场OYO的“绝地求生”。

印度、美国、中国是OYO三大市场,但在疫情下如今都面临巨大的挑战。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是全面小康的应有之义。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已从“有没有、缺不缺”迈向“好不好、精不精”。

“他在过去的近两年中做出了宝贵的贡献,这些贡献将一直根植于OYO中国。”在邮件中,Anuj Tejpal这样评价李维。

一位离职员工表示,在李维离开后,CXO们组成的决策委员会仅剩CRO朱磊、CSO王平、CTO邹嘉三位中国高管。

源浚者流长,根深者叶茂。面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满怀文化自信的中华儿女必将擘画绚丽多彩的文化新图景,开启熠熠生辉的文化新时代。

在OYO任职期间,李维在一些员工中口碑颇佳,“人很Gentleman,毕竟外企待的时间长 很有素质。”有离职员工表示,李维对属下员工很有耐心,“比如说他下面的的人,有人不适应OYO,有的领导可能就是直接让员工走人了,他会去和员工聊,换个岗位什么的。”

目前来看情况变得更加严重,近日OYO首席运营官Abhinav Sinha在邮件中表示,OYO的全球业务产生的收入仅占疫情前收入的30%左右。其中美国的OYO收入比1月减少25%,酒店入住率仅有30%左右。

对于李维的离职,一些OYO前员工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应该不负责业务有一段时间了”,一位OYO离职员工表示,在朋友圈中,李维最后一次转发OYO中国的内容是在三个月前,当时OYO被报道获得软银领投的8.07亿美元F轮融资。

不过,在OYO中国吸纳了更多高管之后,李维的权力似乎受到了一些削弱,他本人甚至从公众视野消失了较长一段时间。“自从朱磊(首席收益官CRO)上任之后,他(李维)几乎被冷藏了半年”。某OYO员工称,“可能是印度人对他不太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