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未来教育大讨论减负错了还是减负方式错了

近年来,各级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在锲而不舍地减轻学生过重负担,各种“减负令”“禁令”“规定”“紧急通知”等文件层出不穷,措施一次比一次严厉。然而,时至今日,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沉重,家长质疑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政策的初衷与实际的效果背离如此之远,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减负错了,还是减负的方式错了?半月谈编辑部近日邀请家长、一线教师、基层教育部门负责人、专家等,就减负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希望以此激发更多的理性讨论。毕竟,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课题,关系到千家万户,关系到国家未来。

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教育局局长梁东喜

我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就是,当每一次翻看孩子的练习册,看到一页又一页“良”级批示时;看到其他孩子晒在群里规范而整洁的字迹,自己孩子来回擦写五六遍依然不满意时;因为一次疏忽,没有及时晒作业,孩子没有拿到小奖品沮丧回家时,作为母亲,内心是焦灼而悲伤的。

数学课也让我揪心万分。刚入学的一个数学口算测试,5分钟100道题(5以内加减法),女儿得了64分,尽管准确率是百分百,满分的有20多个孩子。老师随后发了练习题,让家长每天放学陪孩子练习,我和先生一起上,一个“监考”,一个“陪考”,训练了大概1个月,女儿拿回1张得了84分的测试卷,我感到丝丝安慰。然后,继续强化训练,99分,100分……想到没有尽头的督促和陪练,我和先生感到头都大了。

第三篇:机械化减负可能适得其反

英语课也不省心。女儿原来一直读的是双语幼儿园,每天有跟班外教,我原以为她的英语有基础,应该比较省心。但上小学后发现,事情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学校每周安排两节英语课,课程安排得不多,老师除了课堂简单教授,课下需要按照提供的一款App复习,然后打卡作业。前不久,女儿英语期中小测试不过关,有的文章读得不熟练,先生被孩子英语老师网上“约谈”。老师很严肃且正式地提醒了先生:英语课不能只靠课堂几十分钟讲解,如果家长平时不陪孩子复习,孩子将跟不上班级进度。

所以,基层教育主管部门才会有难与怕。上级要求对照“减负三十条”来检查学校,我很困惑,教育可以这么用条条框框来卡吗?硬着头皮执行是不是会造成新的问题?

第三篇 机械化减负可能适得其反

拿语文来举例,“语文课程标准”规定了学生应该达到的基本素养和基本能力,这是底线标准。除了那些由于健康等原因确实不能达到的孩子外,绝大部分学生是应该达到这一标准的,如此一来才可保证全民达成基本语文素养,并为学生将来的工作和学习奠定必要基础。这个底线不可突破、不容突破。

第四篇:学生作业应“下保底,上不封顶”

通过多年的教学实践,笔者认为,要尊重学生个体差异和年龄特点,给学生布置作业应遵循“下保底,上不封顶”的原则。

第五篇 孩子考了99分,我很焦虑!

特朗普先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部电影永远不会和以前一样了!(开个玩笑)”,后又把矛头指向特鲁多,似乎认为是特鲁多下令把自己从这部电影删除的。特朗普说:“我猜贾斯汀(特鲁多)不太喜欢我让他为北约或贸易买单!“

教育部应该做的是研究青少年身心发展规律,出台引导性、原则性文件,而不要去规定那些细枝末节,要引导各地各校围绕“为社会培养有用人才,能创造价值的人”的育人目标,根据本地教育发展水平去安排教学工作,允许各地各校在完成国家课程的基础上去充分探索、尝试。

减负是门技术活,要有科学性,要从内涵上着手去减负,基层减轻学生负担的所有内容都要寓于整个教育教学的过程之中,以优质的教育教学来减负,要促进基层想方设法地进行教学创新。

华东某市辖区教育局局长

最让人无奈的是每天的练字晒作业。老师对每位孩子晒的作业都进行细心指导,一撇一捺是否标准,上下左右距离是否到位,都一一私下点评提示。老师批改作业更是认真:“优A”“优B”“优C”“良A”“良B”“良C”。

有一天放学,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带回来两张期中考试测试卷。接过卷子,数学100分,语文99分,我很开心,肯定并称赞了她。然而,伴随着老师发在家长群里的一张双百分学生合照,焦虑袭击了我:班里43名孩子,得双百的就有36名。

这两年我一直在关注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十年二十年很多技能型、知识型的工作可能会被机器人取代,我们还在灌输、填鸭给孩子那么多知识,挤占掉孩子绝大部分甚至全部的时间,扼杀了孩子的好奇心、探索欲、学习兴趣,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他们将来如何应对社会的变迁?我越想越担心。

据此前报道,11月时,北约几位领导人在谈论特朗普时言有冒犯,属特鲁多表情最为夸张,这让特朗普非常生气,怒斥特鲁多是“双面人”。

北京一名一年级学生家长

第四篇 学生作业应“下保底,上不封顶”

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同样一份学习内容,因为学生的能力、习惯差异极大,学生学会的时间也是不同的。在让学生做完最基本的作业之后,应给那些学有余力的孩子留出可选择性的学习任务。这种可选择性的练习任务应该是充满创造性、实践性和思维含量的任务。这种可选择的任务可以鼓励学生完成,但是并不应该要求所有的学生必须达到。

北京一小学语文老师 牧童

给学生减负已呼喊多年,近日南方某省用时间作为衡量负担的标准成为讨论热点。人们似乎将完成作业视为学习的目标,而忽视了学习的根本目标是“学会”或“掌握”,完成作业任务不过是学习的必要过程之一,用行政命令控制作业时长与现实脱离。

一所县一中的学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书 曹正平 摄

第五篇:孩子考了99分,我很焦虑!

一个人如果要全面均衡健康地发展,要让学生在得到良好教育的同时,拥有强健的体魄、自理自立的能力、健康积极向上的心理素质,就不能只把时间放在学业上。

小学中、低年级处在识字写字的最初阶段,学生尚不具备自我管控和自我检测能力,必要的抄抄写写,既是训练书写的需要,又是学生识记文字、积累语言的必要途径。在这个年龄段的抄写型的重复任务不仅应该有,而且必须有。

但为什么学生负担始终减不下来?我认为当前的减负措施太机械化了,只抓住了皮毛,按照这样的办法是减不下来的,而且不仅减不了负,反而产生反作用,特别是极大束缚了老师的手脚,使之无法开展灵活的智慧的教育教学,束缚了教育工作者的改革创新的激情。

第一篇 减负势在必行,但不等于降低学业要求

第二篇 减负令下,我有“三怕”

第二篇:减负令下,我有“三怕”

回想孩子上小学两个月来,最深的感受是,她无忧无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语数外3门课程,就像3座大山,吞噬了女儿开心快乐、尽情玩耍的时间。

一直以来,我国中小学虽提倡素质教育,但沉重的学业负担却始终没有得到实质性缓解,有的地区和学校甚至愈演愈烈。去年,6个部级以上红头文件要求严控作业量、严打违法校外培训班、严禁各类形式的“杯赛”,甚至严控小学生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等,堪称“最严减负年”。“减负”政策在大方向的引导上是有作用的。

女儿语文课的老师有20多年教龄,是班主任,既负责又严厉。我和先生每天都绷着神经,下午接孩子回家赶紧看群里老师留的作业,然后陪孩子逐条完成:陪阅读、听背诵、盯抄写拼音、指导练字晒作业。

减负牵一发动全身,真正把现实的负担和心理的负担减下去,从小往大说,需要3方面的转变:一是在减负同时,校内教学效率和质量要提高,这与改革应试教育,强调素质教育目标一致;二是教育系统内部评价体系改革取得进展;三是社会唯分数导向得到扭转。

第六篇:作业越来越多,自由越来越少

在北京,人们经常吃的早点有油条和馄饨,炸油条时需要用长筷子将油条从热油锅中夹出,而包馄饨的时候往往用短勺子。使用工具的长短要看最终的目的,同样,学习时间的长短要看最终的掌握情况。

我认为,减负势在必行。因为教育包含身体、生理、心理3个方面,而目前受高考、中考指挥棒影响,普遍将注意力集中在智识教育上。学生们早上6点多钟起床,一直要学习到深夜,在学业上投入过多的精力,造成情感、身体、心理和交流等方面的时间被大大压缩,这是违背人的科学发展规律的。

第一篇:减负势在必行,但不等于降低学业要求

对此,CBC称,减去一些镜头是为了给播广告腾出时间,并无任何政治动机。CBC的公共事务主管汤普森(Chuck Thompson)在一份声明中说,对这部电影的剪辑“是在2014年完成的,当时我们刚买下这部电影,特朗普还没有当选总统”。“特朗普的镜头只是电影中被剪辑掉的几个场景之一,因为它们都不是影片情节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如何提高孩子成绩?我们决定询问并求助几位成绩好的孩子的家长。

一怕不出力被问责,上有减负政策要落实,不认真执行不行。二怕太认真犯众怒,人人都喊负担重,但一减负家长就会找校长反映问题。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该回应社会哪种需求才能既符合教育规律,又能回应群众期盼?三怕减出反效果,许多群众反映越减负担越重,校内减了校外增,校内治理校外涨价,减负是项系统工程,我们做得不够,说得也不好。

我是从基层教师岗位上成长起来的,应该说对基层教育的生态还是比较了解。因此,我对于减负感情很复杂,可以总结为“三怕”。

但减负不等于放弃或者降低对学业的要求。对学生是减负,对教师就是“增负”,要求老师提高课堂效率,原来学生做10道题能明白的知识点,现在通过加强教研,让学生少做几道题就能实现,其他时间可以腾出来,让孩子去娱乐、去交往、去锻炼,有好的身体和心理,学习上自然也会受益。

我举个例子,规定要求学校不得公布考试分数和成绩排名,每学期考试次数也有限制。但事实上,对地区教育水平、对校长治校水平、对老师绩效考核,考试分数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现在学校老师只能忽悠学生,不上成绩册的都不是考试,不是全校统一时间考的都不是考试,学生不困惑吗?对此,我能做到的,与其教孩子去说假话,不如我来承担责任。如果因为考试次数多出现问题,都是我的责任。

为什么会有这样复杂的心态?我不想谈大道理,就说现实。必须承认的是,从根本上,我国还是选拔型社会,考试是选拔人才的通道,也是多数人改变命运的阶梯。所以,无论你怎么谈素质教育,怎么强调完整生命教育,都无法回避考试型教育、选拔性教育的本质。特别是对家庭、对社会来说,更多看的是教育的结果。所以,考试型的体制和全社会的观念,是当下减负难,以及一些人认为“减负就是制造学渣”种种表象背后的始作俑者。社会普遍认为,你校内怎么能减负?已经够松的了。

南方某市辖区教育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