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谈武汉来京确诊者调查越快公布越让人安心

(原标题:白岩松:武汉来京的确诊病例,有关部门紧急调查,基本清晰!越快公布越会让大家安心,更重要的是堵住漏洞)

在今天刚刚播出的《新闻1+1》中,白岩松在节目一开始就提到:“今天北京的媒体和公众都在关心一个人,那就是一个确诊病例18号的时候在武汉她就有了发热的症状,但是22号的时候她家人用自驾车把她从武汉拉回到北京,但是已经是确诊病例了。有媒体报道她是刑满释放人员,但这一切都集中为大家的一个提问,这个提问就是,在如此严密的防控之下,她是怎么能够从武汉回到北京的呢?我想在大家的提问当中,恰恰反映了大家的一个担心,那就是人情、权利和利益或者其他的因素,会不会使看似严密的防控出现松动甚至拥有漏洞,这样的话大家就会非常担心。从前方了解的消息,现在有关部门也紧急进行了调查,基本清晰,很快应该就会公布结果。我觉得越快公布,越会让大家安心,更重要的是堵住漏洞。”

1月23日、24日、28日,唐某龙先后三次到佛山市高明区人民医院就诊,就诊期间,面对医生询问,其均刻意隐瞒常住武汉事实和发热症状,并且未戴口罩等防护隔离措施。直至住院治疗时,才告知工作人员其常住武汉的事实。随后,其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24日,该社区出现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非北京市确诊病例)H女士。

今天傍晚,北京市疾控中心对此病例进行了说明:黄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22日凌晨自驾到京,23日19时因发热送医排查,24日确诊,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经综合研判,该女士进京后的密切接触者为其3名家属,无其他密切接触者。

早前报道《4天前从武汉坐自驾车进京?今天这一确诊病例引发热议!官方回应来了》

新华网26日下午发布评论题为《新华锐评:有必要说清楚,她是怎么离开武汉的》的评论。

作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武汉的防疫事关战“疫”成败,容不得任何闪失!

据警方介绍,唐某龙1月20日从武汉自驾出发,22日抵达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西岸社区碧桂园亲戚家探亲。其于1月20日发病,首发症状为发热、咳嗽、鼻塞等。

评论指出,东城区的通报做得及时,也比较规范,关于确诊病例的相关信息都列了出来,详细到患者接触过的人、去过的地方,以及区疾控中心和辖区保健科采取的防护措施。这些信息的公开,有利于疫情防控,也可以打消市民的疑虑。

目前,唐某龙在佛山市第四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经过排查核实,与其密切接触人员也均已隔离观察。(完)

警方指出,唐某龙的行为违反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l级响应的相关规定,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2月6日,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对唐某龙立案侦查。

但还是有疑问未解,公众都在追问:在离汉通道关闭的情况下,这位H女士是如何出的城?这个问题有必要说清楚。如果确实有特殊原因,并且是经过批准后离开武汉的,相信大家也都能够理解。如果是通过不正当渠道出城,就说明武汉在相关规定执行上出现了漏洞,必须一查到底,追究相关人的责任,并及时补漏。

白岩松说的这个人,就是2月24日,北京市东城区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该病例自武汉来京,来京前已有发热症状。

新怡家园小区北门 资料图

居委会表示,这位H女士于2月22日从武汉来京,入住7号楼3单元。因H女士18日在武汉曾经有过发热症状,故抵京当日即进行隔离检查,并由东城区疾控中心和辖区保健科对其住所和楼内公共区域进行了全面专业的消杀。

有必要说清楚,她是怎么离开武汉的

经了解,H女士病情平稳,属于轻症。其密切接触者仅为家中3名亲属,已于H女士抵京当日进行了隔离安排,目前已在区集中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情况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