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涉嫌歧视亚裔学生被正式起诉

当地时间10月8日,美国司法部对耶鲁大学提起诉讼,指控该校违反联邦公民权利法,在大学新生录取中歧视亚裔和白人学生申请者。司法部指出,耶鲁大学几十年来,一直存在针对学生的种族歧视,种族成为该校录取条件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应该以学生的性格、才能和成就来决定他们的入学资格,而不是由肤色来决定,”美国司法部民权部门助理检察长埃里克·德雷班德在一份声明中说,“否则,我们的学校就会助长成见、怨恨和分裂。”美国司法部强调,耶鲁大学多年来一直偏向某些族裔申请人,而不是利用其他手段来实现校园里学生的多样性。

在检察机关锲而不舍的监督下,历时6年、涉及金额6000余万元的9起民事虚假诉讼案件水落石出。法院完全采纳检察机关提出的抗诉和再审检察建议内容,依法撤销原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们整理了一张表格,把原被告公司名称、诉讼时间、关键证据、结案方式等信息列出来,发现这9起诉讼太相似了。”该院办案组一名检察官介绍,王某控制的公司提起诉讼却对生意伙伴以“下落不明”为由撤诉,不积极追索主债权,却把“火力”放在担保债权上,要求建筑公司承担担保责任。作为担保方,建筑公司爽快接招,主动担责,在法庭上与原告快速达成调解协议,原本经营红火的建筑公司迅速因名下资产被法院悉数查封而成为“空壳”公司。

在大学招生中考虑学生的种族背景,一直备受争论。反对者说,依据肤色来决定入学资格对一些申请人来说极不公平。而支持者认为这样可以实现校园多样性,保护弱势群体,他们认为这是平权法案的精神。

办案组从其中一起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中找到了着力点。这起纠纷涉及的借款交付凭证为3张总计8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证据客观度较高,调查核实工作所受制约因素少,且不会打草惊蛇。

根据《纽约时报》之前的报道,哈佛大学被起诉实施了“种族平衡”的软配额,人为地减少了亚裔学生人数,使其他族裔申请人获得更多录取机会。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积极人格、亲善力、勇敢、善良和广受尊敬等性格特质上,哈佛大学一直对亚裔申请人打出低于其他族裔申请人的评分,而这些主观的性格评分显著拉低了亚裔学生的录取几率。

数额巨大、关联企业复杂、高度相似的民事诉讼……惠山区检察院民事检察办案组立刻着手展开调查。

2019年,哈佛大学也曾被指控在招生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申请者。

“改判了,上千万的债务他们逃避不掉!”日前,获悉改判消息的受害单位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某国有投资公司负责人长出一口气。

更严厉的制裁措施指向这一系列案件的幕后“导演”王某等人。惠山区检察院已将上述涉嫌虚假诉讼的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目前,公安机关已对王某、王某控制的公司及其相关生意伙伴立案侦查,检察机关也就诉讼代理人邹某的严重问题向司法局发出提醒函。

案件脉络初显,取证难度亦随之而来。法院案卷中的证据材料只有王某控制的公司及其生意伙伴加盖了公章的对账单、担保书等,对于显示往来明细的直接证据则少之又少。

办案组向该国有投资公司了解情况时得知,一旦债务得不到追偿,将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损害国家公共利益。惠山区当地党委政府也对该案高度重视。

1995年,加州大学首先在招生过程中不再照顾少数族裔和女性学生。1996年,加州政府通过相关法案,禁止在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华盛顿州、密歇根州和內布拉斯加州也先后通过了类似法律。

办案组询问证人,积极调取记账凭证、往来银行流水并委托审计。经过整理发现,其他8起案件中,王某控制的公司作为原告,追究建筑公司的担保责任,但王某也实际持有建筑公司49%的股份,就这样,巨额资产的所有权被王某从“左口袋”倒到“右口袋”。至此,一系列虚假诉讼的“面纱”彻底揭开。

法院最终裁定对哈佛大学的指控不成立。哈佛案的原告首席律师亚当·莫塔拉日前向《耶鲁每日新闻网》表示,此次司法部控告耶鲁大学种族歧视,质疑耶鲁大学的录取做法,与哈佛案“几乎完全相同”。

“司法部现在控诉耶鲁大学的理由,和我们反对第16号提案是一样的,”华人家长表示,“我们的孩子从小就比其他族裔勤奋好学,但平权法案会让他们以后在美国没有大学可读。”

办案组复盘这些诉讼时,一度不能理解原被告双方的行为:王某作为建筑公司的一名大股东,如此处心积虑地掏空自己公司的财产,着实有悖常理。

“9起诉讼,涉及12家企业间三年多的经济往来,逐笔查清困难很大。”该院办案组转变思路,没有把精力花在弄清实际债务金额上,而把调查重点放在证据真伪上。

政府的这项举动,在华裔群体中掀起轩然大波。重视家庭教育的华人家长,纷纷上街游行抗议,反对第16号提案。

一直以来,平权行动颇具争议。批评者称之为逆向歧视,即歧视多数群体,以支持历史上处于不利地位的群体或少数群体。

经再审改判后,王某等人逃避千万元债务的美梦彻底破灭,还要承担炮制9起虚假诉讼花费的诉讼费以及相关律师费,总计60余万元。

这一系列过程让办案组高度怀疑王某等人涉嫌虚假诉讼。

在取得700万元承兑汇票流转的客观证据后,案件整体有了重大进展。惠山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林春鸿说:“查实情况与举报内容完全吻合,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们以查往来流水为切入口,推动了其余8起案件的逐案突破。”

但是,要求恢复平权法案的声音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平权法案,1965年由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发起,主张在大学招生、政府招标等情况下照顾少数民族、女性等弱势群体,这是一个特定时期“种族优先”的法律,以保障弱势群体不会在教育及工作方面受到歧视和不公平的对待。

2019年,加州众议院提出第16号提案,旨在恢复平权行动,该提案不仅在学校招生领域,同时在政府雇佣、合同承包等方面照顾特定个人或群体,允许政府按种族分配资源。该提案现已被列入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选票上,提交加州选民公投。

华人后代未来在美念大学或阻力不小

调查报告还指出,尽管联邦最高法院认为,获得联邦资助的大学在“某些有限情况下”可以考虑申请人的种族背景,可“耶鲁大学对种族背景的利用完全没有限制,导致种族影响在录取决定中被成倍放大”。

办案组进一步调查发现,原来王某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让建筑公司逃避之前的债务。2014年,建筑公司与惠山区某国有投资公司作为一起仓储合同纠纷中的担保方,被法院判处共同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在执行判决时,该国有投资公司支付了此案的全部执行款,此后建筑公司一直未向该国有投资公司支付应承担的执行款。王某为逃避该国有投资公司向建筑公司追偿,遂捏造了这9起虚假诉讼。

卢志坚 李艳 魏立群

无论此次耶鲁案最终结果如何,亚裔学生进入常青藤名校的门槛远高于其他族裔,这是不争的事实。《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普林斯顿大学亚裔录取者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的成绩分别高出50分、235分、280分,哈佛大学的SAT成绩,亚裔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分别高出140分、270分、450分。

通过企业工商登记信息和公安户籍信息系统等多方途径,该院最终查明案涉3张承兑汇票中,有2张金额总计700万元的承兑汇票实际在出票后不久已由王某控制的公司出卖并收取对价,其作为借款人的生意伙伴根本没有收到这笔借款。

加州大学官网数据显示,2020年录取的新生中,亚裔学生占了35%。而亚裔在加州人口中的比重约为7%,如果第16号提案通过的话,加州大学在今后的录取中将考虑种族平衡因素,亚裔的录取率就会大幅下跌,35%的亚裔学生入学比例会降低到7%,甚至更少,这对于重视教育的亚裔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银行承兑汇票固然客观,但票据的无因性以及票据背书的随意性,使得核查票据流转也变得复杂起来。这一取证过程不仅人累,而且“心累”。

福克斯新闻网报道说,早在2016年,亚裔美国人教育联盟就联合众多华人团体,向司法部和教育部投诉耶鲁大学招生过程中存在不公平的现象。美国司法部于2018年开始调查,结果显示,每年亚裔学生和白人学生的录取率,只有同等条件非裔申请者的八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2018年5月,无锡市惠山区检察院接到某建筑公司股东倪某实名举报:该公司另一大股东王某和诉讼代理人邹某合谋,为逃避债务,利用王某实际控制的4家公司与生意伙伴(如图所示的被告1某物资贸易公司等7家公司)的业务往来,虚构生意伙伴对4家公司的债务,并在业务往来中让建筑公司为生意伙伴承担6000余万元担保责任。随后,4家公司以建筑公司和生意伙伴为被告(后对生意伙伴撤诉)提起9起诉讼。

“检察院为什么要查承兑汇票?”在对票据当事人进行取证时,企业听闻检察机关登门,第一反应就是迷惑警惕。办案组耐心释法说理,取得企业的理解配合。

美国司法部在今年8月要求耶鲁大学就此调查报告作出回应,改进其招生方式。但是,耶鲁大学坚持自己的招生录取公正合法,并没有在指定期限内作出答复。在这样的背景下,司法部日前提起了法律诉讼,指控耶鲁大学在招生中过度倾向于非裔、西语裔以及印第安人等族裔,指出亚裔和白人申请者是这一做法的受害者。

综合全案情况,惠山区检察院就这9起案件提请无锡市检察院抗诉1件,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8份,均获再审改判。最终,这9起虚假诉讼案件均被法院认定为虚假诉讼并改判。

考美国常青藤名校 亚裔门槛远高于其他族裔

八分之一 亚裔学生录取率极低

针对这一诉讼,耶鲁大学反驳“毫无根据”。校长彼得·萨洛维说:“耶鲁大学不歧视任何种族申请人,我们的招生方式是完全公平和合法的,耶鲁大学的录取政策不会因为这一毫无根据的诉讼而改变。我们期待着在法庭上捍卫这些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