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丨血战上甘岭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丨血战上甘岭

对于几代中国人来说,抗美援朝战争中记忆最深刻的上甘岭战役,就发生在抗美援朝战争的阵地战期间。上甘岭并不是一座山峰的名字,而是一座村庄的名字。

除了业绩上的表现,水井坊另一个让人关注的地方就是其大股东的外资身份,目前水井坊第一大股东为四川成都水井坊集团有限公司,持股占比39.71%,而其背后则是国际洋酒巨头帝亚吉欧。目前,帝亚吉欧通过要约收购已间接持有水井坊 63.43%的股份。水井坊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由外资控股的白酒上市企业。对于白酒行业而言,某种程度上帝亚吉欧和危永标一样,都算“外来的和尚”。不过,控股水井坊之后,帝亚吉欧首先带来的却是管理层的频繁动荡。在帝亚吉欧掌控了水井坊之后,其派驻的代表悉数进入公司董事会。2012年6月董事会换届选举中,非独立董事中仅留下董事长黄建勇一人,其余都是外企的代表,原来的管理团队悉数退出董事会。2012年,水井坊有4名董监高辞职,其中包括总经理Kenneth Macpherson(柯思明),2013年有6名董监高离职,以外籍面孔为主。

到了2019年年报发布之时,水井坊的营收增速以及净利润增速都有进一步提升:2019年实现营收35.39亿元,同比增长25.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6亿元,同比增长42.6%。

2019年6月,危永标担任水井坊董事一职,7月1日则正式接任范祥福担任水井坊总经理,到2020年3月,危永标又成为了水井坊法定代表人。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5日,水井坊公布了一份股权激励计划草案,包括董事长范祥福、总经理危永标在内的15名对象,被列入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的名单当中。仅仅上任四天的危永标便被列入股权激励对象的名单,可见公司管理层对其抱有相当高的期待。而危永标走马上任后的首份成绩单其实还算不错,2019年水井坊的三季报显示,当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26.5亿元,同比增长23.93%;净利润6.39亿元,同比增长38.13%,经营性现金流7.19亿元,同比增加390.73%。

保乐力加,是法国两家最大的酒类公司保乐公司(成立于1805年)和力加公司(成立于1932年)于1975年合并而成,目前是世界三大烈酒和葡萄酒集团之一,顶尖的洋酒生产商和销售商。除此之外,2000年危永标还出任宝洁大中华区个人清洁用品事业部行销总监。

此外,在控股水井坊之初,市场对帝亚吉欧带领水井坊走向国际市场的前景一度比较看好,认为帝亚吉欧的进驻将加速水井坊国际化布局进程,为水井坊带来新的增长点。2009年,水井坊出口收入不到一千万,2010年一跃达到4508万元,2011年和2012年,水井坊出口收入分别为6842万元和7351万元,然而从2013年开始,水井坊的出口陷入到停滞中。2013-2017年,水井坊的出口收入分别为3574万元、3407万元、4068万元、3433万元和3064万元,2018年公司出口收入更下降至2169.7万,2019年小幅回升至2451.6万,可见帝亚吉欧的全球销售网络并未给水井坊带来更多的出口收入。

被封锁的上甘岭阵地 洒满鲜血的火线运输路

血战上甘岭 坑道防御功不可没

按美军的设想,在这样的火力密度下,不可能有人能生存。但美军完全低估了志愿军的坑道战术,正是密密麻麻的坑道,使上甘岭一役,成为世界战争史上坚守防御作战的典范。

彼时的危永标一时风头无两,然而美好总是短暂的,到了2020年,水井坊的业绩急转直下,一季报时公司营收与净利分别下滑21.63%与12.64%,而到了半年报,率先披露的水井坊更交出了让市场大跌眼镜的答卷:上半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跌52.41%和69.64%。即便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白酒行业的生产和销售都造成一定冲击,但大部分白酒股业绩都维持了正向增长,例如泸州老窖(000568,股吧)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行了17.12%;茅台(600519)上半年净利润增长13.29%,此时水井坊业绩的大变脸就更显得格格不入。6月份时,危永标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水井坊下半年的目标主要是将库存降低,恢复至正常水平。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危永标会匆匆辞职。

至于总经理一职,自2010年帝亚吉欧入主水井坊以来,9年内更是换了四任,并且四位总经理都是没有白酒行业的“小白”。2010年,英国人柯明思成为中国白酒史上首位外籍“掌门人”。2013年3月15日,美国人大米成为水井坊第二任总经理,之后公司业绩一路走低,在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亏损后,水井坊被ST,2015年9月30日,大米离职。

上甘岭战役结束后,人们发现,阵地土石足足被炸松了两米。

在朝鲜战争两年多的时间里,志愿军部队共构筑了大小坑道1250公里,战壕和交通壕6250公里,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在正面战线上建起了一道地下长城。正是这种前所未有的阵地防御体系,一次次粉碎了敌人的疯狂进攻。

谁在上甘岭打得硬 谁的腰杆就硬

在敌军的猛烈进攻下,坑道部队伤亡严重。为了补充兵力,志愿军把机关人员、勤杂人员、军长的警卫连等陆续派入坑道。严密的封锁,还使坑道部队粮尽水绝、伤员得不到救治。当时部队下令,谁能向上甘岭的坑道送进一筐苹果,记二等功!可事实上,虽然后方采购了几万公斤的苹果,却没有一筐能够送进坑道。上甘岭战役中,运输人员伤亡高达1700余人,在通往上甘岭两个高地的山路上,洒满了火线运输员的鲜血。

经过昼夜反复的争夺,志愿军打退敌人670多次进攻,最终以伤亡1.1万余人的代价,歼敌2.5万余人。到11月25日,志愿军夺回上甘岭,粉碎了摊牌行动! 经此一役,联合国军在朝鲜正面战场上失去了信心,再也无法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大规模的战役了。

产品层面,水井坊放弃低端,主攻高端和次高端的策略也值得商榷,在高端品牌极其稳固的情况下,水井坊以较低的品牌力去和几大高端品牌正面硬抗,无异于虎口夺食,并不明智,这一点从半年报也能看出端倪:水井坊高档酒的营收下降51.4%,高于中档产品42.02%的跌幅。现在看来,水井坊靠着没有白酒从业经历的外资“小白”和与自身不相符的产品策略,终究念不好白酒这本“经”。

15军军长秦基伟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整个朝鲜战场其他地方的枪声稀落了,板门店谈判桌上谈判双方都在等着上甘岭的消息,谁的部队在上甘岭打得硬,谈判桌前谁的腰杆就硬,讲话底气就足!”

1952年10月14日,以美国为首的所谓的联合国军集中火力,发动了以上甘岭为主要目标的“金化攻势”,又叫“摊牌行动”。美军将领范弗里特,就是那个突破火力极限的“范弗里特弹药量”的发明者,放言最多6天、伤亡200人,就可以完成任务。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志愿军的顽强抵抗下,“摊牌行动”最终发展为持续43天、双方投入总兵力超过10万人,伤亡近5万人的大型战役。

无论危永标还是帝亚吉欧 洋酒终究不会念白酒的“经”?

陆柱国(92岁 时任志愿军战地记者):最后在上甘岭上抓起来一把是什么东西,一个是碎石头,一个是炮弹渣,一个是人的骨头,就是这三种东西,石头、炮弹渣和炸弹的弹皮和人骨头。

虽然志愿军发射的炮弹数量只相当于敌军的21%,但通过灵活使用,已能够进行大规模的炮战。此外,比起轻重机枪来,手雷、手榴弹等投掷弹药更受到坑道部队的欢迎。

五圣山,位于朝鲜中部的金化地区,在它的南麓有两个无名小高地,加起来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上甘岭,其实是这两个小高地山洼里的小村庄。而这里,是志愿军中部战线的战略要点。

上甘岭战役有三件法宝:坑道、火炮和手榴弹

2015年10月8日,范祥福正式出任水井坊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三年水井坊终于实现扭亏为盈,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8.55亿元增长至2018年28.19亿元。直到去年7月,危永标接过总经理一职。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白天丢失了阵地,就退入坑道,晚上又发起进攻,夺回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43天的战斗中,阵地56次易手。当敌军的猛烈炮火倾泻时,坑道里很多人的牙齿磕破了嘴唇,甚至有战士被炮火震死。

高管辞职并不稀奇,然而危永标仅仅上任一年半不到便“黯然“离场,实在令人感叹。其实如果看危永标的个人履历,和国内白酒行业并无多少关联,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洋酒企业工作。危永标系香港大学理学学士、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历任保乐力加(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保乐力加(亚洲)有限公司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保乐力加 (亚洲)有限公司行政副总裁。

汪学文(91岁 时任志愿军第46军136师407团参谋):遇上敌人空袭的时候,在坑道里边特别难受,这俩耳朵就像两个锥子扎进去再拔出来一样,五脏六腑都震动了,都活动了好像。不是身临其境,谁也体验不出来那个难受劲。

在上甘岭战役中,敌人先后投入6万余人兵力,并又一次使出了范弗里特弹药量。向不足4平方公里的志愿军阵地,倾泻了190余万发炮弹和5000枚以上的炸弹,炮火密度超过了二战的任何一场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