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9只“新股”结果损失340万!这位资深女股民懵了

今年上半年,股市一路攀升,投资客纷纷跑步进场。而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连中9只“新股”,让家住杭州上城区的资深股民蒋女士觉得,股海沉浮多年,今年是该她收获的季节了。

但是,蒋女士的“好运”背后却是巨亏340万元的事实。

Dr Kim认为:“我们知道,无论什么族裔,只要出现卫生不公平就会给社会带来高昂的代价。”他指的是对卫生和社会凝聚力的影响,以及成瘾问题和自杀之类的伤害。

Dr Aram Kim主管着韩国社区健康中心,也是上述那位年长女子的精神医生。其实早在他诊断患者时,她已经患病十多年了。 如果她能早些得到诊治,那就是十多年的有意义的家庭生活。Dr Kim称,因为送诊的时间太迟,所以她也无法完全康复。

据湖北网台8月15日报道,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老股民刘先生,听说他的朋友炒股大赚了一笔。于是他潜心学习,认真收看网上的炒股技巧直播课,在“专家”的点拨下,他被骗走了70万元。

警方揭露网络炒股诈骗“套路”

这个倡议组织称,这只是与新西兰多元的亚裔社区打交道的一线临床医师遇到的众多问题中的一种,现在许多问题还在不断恶化。

亚裔目前占据总人口的15%。

第一步:诱惑事主上钩。不法分子利用网络社交平台寻找合适的事主,加入群聊,用“炒股专家”、“金牌导师”等身份诱惑事主上钩;并诱导事主下载所谓的APP(用于诈骗的虚假平台)进行投资。

日前,NAMAA已经发起了一项请愿,呼吁卫生部出台针对亚裔社区的心理健康支持政策。

经查,所谓的投资群内,有60人左右都是犯罪嫌疑人利用各种微信小号假扮的投资人、导师和助理,只有少量是真实的投资人;所谓的盈利截图,都是嫌疑人使用“安本机构专用”APP的虚拟账号操作产生;涉案的炒股APP软件并未与真实的证券市场相联,只是一个由犯罪嫌疑人进行后台操控并人为控制中签结果的虚假炒股软件,投资人资金当然是流向嫌疑人实际控制的账户。

8月13日,上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向某某等四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据楚天都市报8月6日报道,50多岁的海归教授陈先生被拉到一个股票群时,他内心是不相信的,但看到“群友”不断地发来盈利的截图,他决定在这个平台投入几千块钱试试,“万一被骗就当自己花了”,没想到,接下来2个多月,在群里“老师”指导下,几乎每次操作都能盈利。陈先生开始加大投入,并得到“老师”一对一特别指导,又过了近1个月,累计向该平台转入了110万元,突然无法登录,“老师”、“群友”都把他拉黑,于是报案。办案民警锁定一个远在广西的诈骗团伙,8月4日,将该团伙中的7名嫌疑人押回武汉。

这天,蒋女士接到一名自称“李助理”的推销电话,对方推荐她参加一个由专业“导师”开设的炒股直播课程。蒋女士心动了,于是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并加入了对方组建的投资人微信群。这个微信群里约有七、八十名炒股爱好者,每天都在讨论与股票相关的内容,气氛相当活跃。

有一名上了年纪的女子多年来精神状况一直在走下坡路,后来甚至到了将沙发点燃说要“驱散恶灵”的程度。到那个时候,家人才主动联系卫生机构。经诊断,她患上了精神疾病,后来也接受了治疗。这一家人没有尽早寻求专业帮助,是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觉得自己的父母有什么问题是不对的。正确的做法是接受母亲,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并承受与之而来的挑战。

该机构称,因为疫情封禁和边境关闭,家庭内部压力变得更加复杂了,比如家暴现象和代际冲突都在增多;还有家庭迎来新生儿或有人逝去之时,家人无法团聚的压力。而且这个社区内也面临不少经济压力,因为亚裔中有很大比例是在餐旅和服务业就业的,而这些行业受到新冠疫情冲击最大。

第三步:继续诱导加大投资。利用“内部消息”、“行情波段”等虚假信息继续诱导事主加大投资。

据中安在线报道,2019年9月,李女士在某直播间结识了一位“炒股大师”,并在该“大师助理”的推荐下,下载了一款炒股APP,先后投入15.5万元后,李女士发现该APP突然无法使用,而所谓的“大师助理”也就此“人间蒸发”。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办案民警通过数月连续奋战,对资金流进行层层追踪,成功冻结多个涉案账户,为受害人全额挽回了经济损失。

NAMAA表示,这样一来,尽管对信息健康护理的需求激增,但因为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用户依然只能以来亚裔护理提供方,而很难寻求主流的护理服务。

据央视财经报道,家住杭州上城区的蒋女士是一名资深股民,有着多年炒股经验,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看股市行情。然而,今年5月初的一通推销电话,却让她陷入了一场精心策划的炒股骗局。

马央行预测,马来西亚经济今年将萎缩3.5%至5.5%,但有望在2021年实现5.5%至8%的反弹。

资深女股民被骗340万元

在5月19日至21日三天时间里,蒋女士就先后向平台充值200万元,没过两天,APP就显示蒋女士中了新股。到6月5日仅半个月时间,蒋女士就先后中了9只新股,为了认购新股,蒋女士又陆续充值了140万,共计340万元。

不断有股民炒股遭遇诈骗

然而,令蒋女士万万没想到的是,从6月5日起平台就再也无法打开,之前与她联系的导师、助理、市场专员也统统失联了。这时,蒋女士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第四步:诈骗成功,销声匿迹。APP内的账户出现投资亏损,最后会出现“账号异常”、“被平仓”、“爆仓”或者无法登陆,“专家”失联、微信群解散,销声匿迹。

第二步:小利引诱骗取信任。事主在所谓的APP进行投资后,系统会让事主看到获得些许利润,取得事主信任。

马央行表示,第二季度经济下滑主要是由为应对新冠疫情采取限制措施所致。这些措施限制了生产和消费活动,导致需求和供给受到冲击,公共和私人投资等也受到影响。

近期就有不少股民炒股遭遇诈骗的案例曝光。

之后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蒋女士每天都收听“导师”的直播课程,看着群内其他“投资人”发的盈利截图,她的内心蠢蠢欲动。

这不是炒股,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新型杀猪盘。

马央行表示,政府于5月开始逐步放松疫情管控措施,允许绝大部分经济活动重启,预计马来西亚经济已在二季度触底,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开始逐步复苏。

此时,“导师”在课上宣称团队与一个名为“安本”的机构合作,可以利用机构的专用席位大幅提高“打新股”的中签率,这让蒋女士十分心动。于是,她通过“导师助理”发送的链接,下载安装了“安本机构专用”APP,上面不仅有一对一的炒股专家做导师,还专门有市场专员指导蒋女士操作、充值。

7月10日,包括组织之一的向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8月6日,公安机关对向某某等4人提请上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调查显示,相对于在新西兰的其他族裔,亚裔对心理健康服务的使用率是很低的。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中,工龄人群中有很大一部分会是亚裔,因此亚裔人群的健康发展不仅对这个社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很关键,对新西兰整体的经济也很重要。”

Dr Kim指出:“在许多亚裔社区中,对于心理健康问题都存在很严重羞耻感和歧视,因此大家很难意识到出现的问题,也无法尽早获得帮助。”

据广州警方,目前许多网络炒股诈骗“套路”主要分四步: